网站首页  书画资讯  书画展览  书画征稿  名家访谈  书法名家  国画名家  书画评论  书画流派  拍卖行情  书画收藏  关于我们
 
·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访谈
 
全球书法家:顾亚龙(中国)
2019-05-05 17:06:12 来源:转载 作者: 【 】 浏览:369次 评论:0
微信图片_20190505165514.jpg

    顾亚龙,1959年生于湖南湘潭,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楷书委员会主任,山东省文联副主席,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

    曾被中国文联评为全国百名艺术家“德艺双馨”代表、山东省政府评为“山东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中共中央宣传部确定为全国宣传文化系统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中宣部、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中国文联评选为第三届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被山东省政府评为智库高端人才专家。

    作品多次获全国、省级奖,数十次担任国展评委。出版《书法章法举要》、《近现代名人手札赏析》、《顾亚龙书法集》、《顾亚龙楷书宋词十首》。主编《山东书法全集》二十三卷,《书学研究丛书》十本。

微信图片_20190505165520.jpg

顾亚龙:米芾《七绝》一首

微信图片_20190505165525.jpg

顾亚龙:录苏东坡诗一首

微信图片_20190505165529.jpg

顾亚龙:杜甫《戏为六绝句》之六

微信图片_20190505165533.jpg

顾亚龙:杜甫七绝二首

微信图片_20190505165537.jpg

顾亚龙:临蒋维松先生篆书

微信图片_20190505165542.jpg

顾亚龙:录沈周诗一首

微信图片_20190505165547.jpg

顾亚龙:略诵古今成野史,俱言金石著山经

微信图片_20190505165551.jpg

顾亚龙:名画要如诗句读,古琴当作水声听

微信图片_20190505165555.jpg

顾亚龙:苏轼、杜牧诗各一首

微信图片_20190505165603.jpg

顾亚龙:物无妄然,必由其理(王弼)

微信图片_20190505165606.jpg

顾亚龙: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

微信图片_20190505165610.jpg

顾亚龙:苏轼诗二首

微信图片_20190505165614.jpg

顾亚龙:杜甫《秋兴八首》


走近顾亚龙

文/郑训佐


    我常常有这样的感觉,交友如读书。有的书乍一看很抢眼,可浏览一遍之后,便束之高阁,再也不想碰它;有的书则如宿世良缘,一见钟情之后,便成了终生为伴的爱物;当然,更有一种书,粗粗一读虽觉平常,可当你慢慢品味它,便逐渐被它所征服,从而越来越感受到心灵碰撞的律动。我是在后一种情境中走近亚龙的。如果记得不错,我与亚龙最初相识是在文联大楼书协那间简朴的办公室里。此后晤面也大者在诸如此书展之类的公众场合下,因此只是如泛泛之交那样行握手礼而已。彼此之间真正以朋友相待,推心置腹,是在淄博的一次会议上。我们二人共住一室,因此得以互通款曲。一直到那时,我才发现,这个表面上沉静的我的同龄人,却有一段并不平常的生活经历,有着一个与这觉静的外面截然相反的并不觉静的精神世界,其中的骚动甚至超出了我的想象。大致说来,一是难以摆脱的人生的抑郁;二是含着孤独意味的艺术的关怀。也是从那时起,我总是能够从他周旋于社会事务的身影中,看到这氛围极不协调的孤况--那是一种近似于"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寂寞。

    这种寂寞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因为亚龙属于艺术上的古典主义者。从80年代在全国大学生书法比赛中获奖,到入选各类全国性的大展,到成为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中青年书法家,可以明显地看到这样一个艺术轨迹,他始终割舍不了对以文化境界和书卷气见称的古代经典书家的痴迷与眷恋。在书坛众生纷纷于碑学中讨生活,于火气十足的豪放派中求得精神依托、于废砖残纸中追寻那不衫不履的风度的今天,这种选择本身既显得十分执拗,也十分不寻常。无疑,如果不仅仅是以一种僵硬的固定姿态躺在古人富有权威性的手掌之上,最上能够成为古典灵魂的复活者和与前进的艺术步履不和谐的不合时宜者,最下则堕为赝品的制造者了(这种制造者,近几年比比皆是),但亚龙显然远离了这两种情形,因为他长期以来,试图在艺术整合这一美学目标的牵引下,进行着艰难的探索。虽然目前他离这一目标还有一定的间距,但他由对历史的关注所产生的在本质上把握艺术规律的用心却呼之欲出,这既是他艺术生命的灵根,也是他试图超越的预见性所在,更是他特立独行之处。因为从目前一部分书家的言论和行为中,常常透露出这样的殷忧,也因此产生了这样的精神障碍,认为古典范围内的整合,最终仍然走不出古典的藩篱,从而使自我坠入难以追寻的"飘逝的世界",所以有些人干脆以冷漠的态度对待历史,甚至公开打出反古典主义的旗号。实际上,艺术的整合,在本质上是各种美学因素在杂多基础上的统一,因此意味着由量的积累到质的飞跃的美学空间的拓展。譬如植物的嫁接,虽然是现有物种的混合,但混合的统一却可以诞生新的物种,并具有新的生存优势。由古典的通融而产生了新的文化范式的例子在人类发展史上并不少见,如组成魏晋玄学的两大重要思想因素是儒道,这无疑属于古典范畴的东西,可一旦融合之后,便形成当时最具有现代风范的哲学形态。对宋明理学的形成过程也应作如是观。这样的范例在书法史上也可随手拈来,如玉锋,构成他艺术世界最基本的因素是古典,即二王和颜米,可以过艺术的整合之后,便成了绝对不具有重复性的当时的"先铎型"书家。因此,如果站在他所处的历史环境中,我们既可以称他为"新古典主义",也可以称他为现代主义。笔者和亚龙多次探讨过这一问题,因为这也曾是我们倍感困惑的。正是意识到了这一无法逾越的艺术的铁门限,所以亚龙在沉醉于古典的同时,又能保持一种十分灵动活跃的姿态。近几年来与以往相比,另一方面又似乎显得随意性较大,今天是孙过庭、苏轼占据此影子又渐渐淡出,另一位心中的偶象又抓住了他的艺术之整合的诱惑下以自己独特的理解力对古典的把握进行着艰辛的艺术苦旅。

    亚龙的生命之根萌发于至今仍然让我们魂绕梦牵的湘水流域,此后又南下广州,西至宁夏,最后在厚实的齐鲁大地找到了他目前的归宿。他的生活经历看来如此复杂,可我总感觉到他目前状态,仍然受着湖湘文化那种其情如水、其志如石的精神气质的支配--尽管抚养他的、至死喝着湘水的外祖母已经离他而去,尽管故乡的纤荷在距他千里之遥的地方寂寞地开放--所以,亚龙的艺术世界是相当温润而雅致的,以致读他的作品,使人不由得想起惊鸿照水、明月婵娟的境界。也正因如此,他有着明显的艺术上的洁癖,一笔一画的安排总是力求恰到好处,全力向美的极至追录。但这又绝对不是单纯是深闺处子在人面桃花情境中的那种顾影自怜。因为其中突兀而起的坚挺、刚硬,乃至勃郁不平,常常化解了其中的柔情与婉丽,而体现为名士式的放纵,这既有着曾经沧海的个人身世隐喻,也有对自己在当今艺术风潮中所处境遇的感叹。这是一对既矛盾又和谐的力量,所以,引之可以为响遏行云的壮歌,抑之可以为柔性万种的婉曲。

    亚龙自约甚严。虽然与书法结缘已近30年,但保存的作品只有二十多幅。也从没有举办过个人展览。记得数年前他曾说过,打算出一本薄薄的作品集,但直到现在仍没有付诸实施。是生性疏懒?还是有意娇情地反弹琵琶?我认为是艺术的自我体察促使他处在了这样的沉潜状态。我认可他的这种心境,因为年龄和艺术阅历在一定程度上毕竟大概是不可超越的,固然不必深悔少作,但也不一定非得以少年气盛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因为那样的话,必定会陷入由繁华到寂寞的尴尬,亚龙的心境大概正基于这样的危机感。我曾经说过,还是要遵循的一句老话:绚烂之极归于平淡,而亚龙正处于绚烂时期,因此他的一些作品才气过分显露,因而锋势逼人、令人目眩,以致你感觉到有一种近乎制的力量拉扯着你,使给本该轻松的审美交流平添了几分疲惫。我以为,亚龙下一步努力该是如何将这外在咄咄逼人之势转变为含而不露的内在的蓄势,因为胸藏万机而不动声色才是最震撼人心的力量,洗尽铅华而风光内蕴的美才是美的极至。这是一个同样具有古典情结的朋友的直言不讳,不知亚龙以为如何?(郑训佐: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刘俊京——形神共养笔释本心 下一篇胸藏万汇凭吞吐,笔有千钧任翕张 ..